我的名字:“周元俊” 程序猿/80后/轻生活/轻日记/轻梦想 ======QQ:772892349======
© 优特良品&优特建站出品 | Powered by YOUTIY
苏ICP备13018047号
我与小三的故事
TAGS: 我的旧年华

       “大俊”,她,总这么叫我,嫌她胖,从来就没瘦过,儿时的玩伴还比我年长三岁,可未曾叫过她姐,三千金,排行最小,故叫作小三,你问她是谁?她就是舅舅的第三个女儿。

       那年仲夏,小三带我去舅舅家荷塘,我以前没见过荷塘,所以很是兴奋,荷叶长得甚好,脸盆般大,绿得很,荷叶上的水珠不时的向叶心滚动,并折射出刺眼的光线,晶莹剔透,荷塘水浅,小三说:“里面养了很多鱼,可以下去捞”,我有点迟疑,虽已有10岁,却没下过塘水,又担心会不会有蛇等着我,终究还是禁不住诱惑,下了水,水确实不深,淤泥吞噬到我小腿弯,水漫到了大腿,荷叶高过了我的头,在荷叶下面倒是凉快,抬头仰望,荷叶间漏下星星点点的阳光,也算蛮惬意的。

       突然,说时慢,那时快,什么滑溜溜的东西被我踩在脚下,顺着我的小腿肚往上游,我喊了小三一声,说明情况,小三正在我对面忙着摸鱼,高兴的对我说那是黄鳝,然后赶紧到向我这边来帮忙,真的么,我很是兴奋,手顺着腿的感觉去抓,碰到了,挺粗的,可惜太滑了,从手指间溜走了,小三过来后也摸了摸,可惜晚了一步,对我笑着说,要用两只手卡住它的头,我有点失落,点了点头,至于还和我说些什么,至今我也真的记不起来了。

       小三去过很多地方,在我十岁时,九几年的时候,又是农村,她已经坐过了火车,飞机,同龄人还是蛮羡慕的,每次来我家,带给我们最多的就是糖果,大部分是金丝猴奶糖,那时有糖吃也算不错了,所以我和妹妹很希望她能来家里,每次走都舍不得。小三曾答应给我买玩具枪,像ak47那么大,能打鸟的那种,其实我很早就想要了,那时家里不富裕,爸妈绝不会慷慨解囊,于是就寄希望于小三,所以心中满怀期待,可最终我收或的是一把小手枪,安放的是塑料圆形的子弹,有黄颜色的,还有白颜色的,射程有五米多。

       我上三年级的夏天,放暑假,时值夏茶采摘的季节,在捺山脚下,成片的茶园,都是农家自己种植的,茶叶很娇贵,价格也是一时一价,所以每到采茶季节,茶农就会找帮工来采茶,目的就是赶时间,当时帮工的酬劳是按茶叶的重量来计算的,后来又变成按时间计算,现在也不清楚了。

       外婆家靠近茶园不远,但没有茶田,在采茶季节给茶农做帮工,以补给家用,我有幸也加入了帮工队,要说加入,也是小三游说我的结果,赚了钱可以去买点东西吃,否则我也没有这么好的耐心,平生第一次采茶,是小三全程教的我,不能有大叶,要采芽心,好吧,为了钱,还是坚持一下吧,每逢采摘一会我就会用手捂一捂有多少了,捂了好几回,好吧,不采了,去称一称吧,于是叫了小三一起去,结账的叔叔用手抄一把我采的茶叶,看了看,嘴上带着笑,不知因为我采的茶叶不好,还是我是小孩的缘故,至今也不得而知了,最终我还是收到人生第一笔工资,5元,而小三则比我要强得多,收获了二十多元。

       我有个妹妹,其实妹妹对我也是非常好,但我从小就希望自己能有个姐姐,这也许是上小学的时候看到同学有姐姐照料的缘故,心中产生了羡慕之意,于是一度的时间,我把小三当做我的亲姐姐,我可以和她撒野,无理取闹,可以向她提出任何要求,然而她都一向得包容我。

       舅舅家那时候是大瓦房,正屋有四室,分别是堂屋和三个房间,东边的厢房有两室,分别是厢屋和厨房,整体一个大写L的布局,只是还要将它左右翻个个儿,再上下翻个个儿,从我有记忆的时候,舅舅家就是如此。小三住在西头的房间,说是房间,其实是放置稻谷的仓房,土话就叫所阁子,年代久了,常年都弥漫着稻谷的霉味,屋里面布置很简单,安放了一张床,靠近门的位置,还有一张椅子(二十年前的条件还是很艰苦的),记得有一年我和小三在这间屋里住了一个冬天,她给了我好多小人书,就是带有插画的那种,有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地道战》《地雷战》等,可惜至今没有一本能保存下来,那时候还不懂事的我,一不高兴,就和小三撒野,要么就用出走回家的方式来威胁恐吓她,我知道她一定会拦住我,并且包容我,直到现在我的性格里还有这点诟病,小三比我长三届,因此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她都可以帮助我,甚至寒暑假的作业都要她帮我做了,不过后来她的学业生涯并不长,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。

       苏北的农村一般有两季,上忙种水稻,下忙种小麦,上忙种水稻时需要从河塘里面抽水灌溉,来保证秧苗的生长,依稀记得那是夏末秋初农忙时我被寄托在舅舅家,不过怎么没有上学,我至今实在记不起来了,可能是国庆节放假的缘故,也可能还没上学,农村像小三这么大的小孩要参加农忙了,而我年龄尚小,由此躲过了。我映像最深刻是那天傍晚,塘里的水被抽干了,大家都放下手中的活去捞鱼了,有拿趟网的,有拿鸡罩的,还有拿篮子的,小三带着我一起,我也拿了一只篮子,由于我还小的缘故只能在塘边上收拾小三和舅妈捞上来的鱼,突然小三用篮子兜到什么长长的东西,没见过,她尖叫了一声,以为是蛇,本能地将篮子扔到了水里,大家都停下看她,笑声一片,七嘴八舌得说那是白线(一种珍贵的淡水鱼),随后就被别人抢走了,小三慢慢缓过神来,苦笑着脸,只好哀叹作罢了,不过那天一直到天黑,着实捞了很多鱼,晚上回家后,固然是少不了鲜鱼大餐,我和舅舅一家围坐在屋外的小长桌旁吃晚饭,有说有笑得回顾捞鱼的趣事和细节,我指着天空中月亮旁边的一片云说,你们看,那云像不像一条大鱼,于是大家又笑声一片。

       后来我小学毕业,上了镇上的初中,我和小三的交集就越来越少了,一年难得见上一次面,即使见上面也只是简单的寒暄,再后来小三结婚了,婚礼我去参加了,听母亲说结完婚,她就去内蒙古工作了,以后因为忙于学业,就很少过问她的事情了,就这样过了十多年之久。

       直到2017年某月某日,凌晨一点多我母亲接到一通电话,是我大表姐也就是小三的大姐打来的,说小三现在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,怕是小命保不住了,我听到了大吃一惊,追问什么情况,大姐说,小三怀着孕,血压很高,在家突然昏倒了,现在不省人事。第二天一早我和母亲来到了医院,大姐和二姐已经泣不成声,小孩没保住,大人做了头颅手术,取出了脑部的血块,可终究太迟了,医生已经推手,下了死亡书,在重症监护室坚持了两天,最终一致决定趁她还有一口气,接她回家,农村的风俗,不能死在外面,那样死者太可怜了,离开了医院,回到家的当天傍晚,小三离开了人世,享年33岁。

       小三的突然离世,是我始料未及的,也给了我对人生重新审阅的想法,小三是我童年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,也是快乐的一部分,我们无法预料生命的终点,但我们可以把握生命的航向,愿小三,我的三姐在天堂一切安好!

写在最后

本文由周元俊博客原创出品,严禁转载

本文出处:http://www.youtiy.com/detail_318.html

周末未
2017-09-11 09:21:10
留下你的脚印吧
标签云
网页设计 精致慢生活 感悟思语 我的旧年华
我的微信